村小里默默绽放的“梅花”——走近东兴区建设村小教师张梅梅

【时间: 2019-12-05 09:25 内江晚报】【字号:
为孩子们准备午餐

沱江河畔七家滩的油菜花,久负盛名,却很少有人知道,在这美丽的花海边,有一所只有50多名学生的村小——建设小学。

张梅梅在这里已坚守了13年。

东兴区小河口镇建设村,与隔河相望的内江城区相距只有几公里,但是要从内江城区到建设村,没有公交车,开车得绕行一个多小时。所以,张梅梅和其他3名同事多年来一直坚持每天步行40多分钟到学校。

45岁的张梅梅从教已26年,一直坚守在乡村最基层。她说,父亲给她取名梅梅,就是要她像耐寒的梅花一样,在墙角静守,默默散发着幽香。

山区支教,

为孩子搭起通向山外的彩虹

从建设村境内的成渝高速公路旁边下坡,是一条干净整洁的村道,蜿蜒在沱江河边,一直可到建设村小旁。行走在村道上,看着两旁绿油油的菜地、缓缓流动的河流,顿时让人神清气爽。“这条路我走了13年,从泥石路走成了水泥路。”走在村道上的张梅梅优雅美丽,她笑着说,这是每天走路走出来的。

1993年,张梅梅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东兴区小河口镇联盟小学担任语文教学和班主任工作。从此,她的教育事业在乡镇扎下了根。

2005年,响应国家号召,张梅梅申请到阿坝州九寨沟县支教。百里群山,重峦叠嶂,小小的九寨沟县城伫立在群山之间,景色很美,但离家很远。刚到这里时,张梅梅时常独自默默看着寂静的山峦轮廓,望着苍茫夜空的点点繁星,想着年迈的双亲、8岁的女儿和家人的笑脸。每每心里打起退堂鼓时,山区孩子们亮晶晶的眼睛和被高原印染的红色面庞,总是唤起她心底作为一名教师的沉甸甸责任和作为一名支教者的使命。

当地的同事告诉张梅梅,这个学校的孩子们来自汉族、藏族、回族、羌族,一个班级就是一个民族大集合,不同民族的孩子可能有不一样的口音和风俗习惯,须得认真对待。张梅梅还记得,当她缓缓踏入教室,看到20多个孩子乖巧地坐在座位上,稚嫩整齐地喊着“欢迎张老师”时,她的心里顿时暖暖的。

上完第一节课后,她被孩子们围在了讲台中间,很多孩子都很羞涩,不敢与她说话,只用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她,询问九寨沟外面是什么样子。

张梅梅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叫卓玛的小女孩,上课经常迟到。有一天下着小雨,小女孩又满脸通红地站在了门口,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还沾上了不少泥泞。张梅梅把她带回寝室,给她换上自己的衣服和鞋子,小女孩边哭边说:“张老师,你要是我妈妈就好了。”仔细询问下才知道,小女孩的妈妈前些年出去打工,再也没有回来,这些年她一直跟着父亲生活,但是父亲爱喝酒,经常打骂她,每天她必须一早把牦牛放到山坡上去,下午放学再把牦牛赶回家,所以经常迟到。

听到这里,张梅梅忍不住一把把卓玛抱在怀里,放学后,她跟卓玛去了她家里,一路跟着她沿着陡峭的山路走,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她的家,然后陪着她把10多头牦牛赶回家里。忙完这些,张梅梅又苦口婆心地与卓玛的父亲交流,希望他支持卓玛的学习,可是卓玛的父亲并不领情:“老师,你教你的书,别管我的家事,我能让卓玛读书就很不错了。”

吃了闭门羹的张梅梅,一路摸黑回到学校,路上摔了几个跟头,但她不甘心,后来又多次去家访,和卓玛一起赶牦牛,和她的家人一起聊家常,还带去月饼和他们一起过中秋节,最终感动了卓玛的父亲。他向张梅梅献上洁白的哈达说:“老师,你真棒,我发誓以后戒酒了,牦牛我自己放,就让卓玛好好念书。”

支教这一年,张梅梅认真教学,耐心辅导,向孩子们竭力传授新知识,并给孩子们聊外面的世界,告诉很多他们渴望知道的东西。很快,她成为了孩子们无话不谈的“大姐姐”。

编辑:曾小龙
记者:钟雨君